胖编怪谈第142期_2014

字号+发布时间:2018-09-30 17:38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郑重提示:本栏目设立只为最大程度满足易友们多样化的阅读需求,内容只适合喜欢悬疑灵异的朋友,内容很可能会引起强烈不适,未满18岁,胆小者,心脏不适者请勿'...

  郑重提示:本栏目设立只为最大程度满足易友们多样化的阅读需求,内容只适合喜欢悬疑灵异的朋友,内容很可能会引起强烈不适,未满18岁,胆小者,心脏不适者请勿再向下滑动点击。

  转眼又到了周末,今天郝老师带来的故事——《电梯坏了》

  

建议下载chrome浏览器查看,请点击播放按扭播放音视频。

  说到通灵或求神问卜,东方人总会想到“碟仙”、“钱仙”,西方人则会玩和“碟仙”类似的“通灵板”,苏格兰伦弗鲁郡一名妇人,玩通灵板时被“告知”她将被谋杀,没想到后来她真的遇袭险丧命。


  那么“通灵板”究竟是怎样一种通灵术呢?

  通灵板,也称为灵乩板、灵应牌、对话板,是流行在欧美的一种占卜方式,可能起源于古代巫术。它的外型为一种平面木板,上面标有各类字母(或文字)、数字及其他一些符号,其目的在于让使用者与鬼魂对话。

  身为2子之母的杰克逊早前到邻居家作客,大伙即兴玩起“通灵板”,3人的手指一起按在指示物上,很快便有亡灵“现身”,更标出”ANGELA”(杰克逊的名字)的字母,表明要和她说话,但亡灵之后竟说“Die bitch”(去死吧,贱人),还说自己是被人谋杀,称杰克逊日后也会遭到谋杀,吓得他们立即吹熄蜡烛,不敢再玩下去。

  没想到后来杰克逊前往探视到外地求学的儿子时,在路上遭到匪徒袭击,她的头骨骨折,一度陷入昏迷,幸好最后保住性命,但她现在还是担心,有一天”亡灵”的预言会成真。

  (以上文章摘自要常来网站)

  看来此类巫文化不仅在我国流行,在世界范围内也不乏一些爱好者。

  怪谈这么多期以来讲过很多有关巫术、通灵的例子,这些都可以统称为巫文化。我国巫文化发源地在三峡流域。虽然在人们以往的看法里,中原地区是中华民族文明起源的摇篮,其他地区则被视为蛮夷之地,而事实上,在国家形成之前,中原并不是文明最发达的地区,相反像巫文化这样的地方文明势力倒是显得不可小觑。


  可以说,巫文化是一种充满神秘的人类文明,它不仅渗透、影响了阴阳说、老庄思想、屈原诗歌,甚至还包含了禅、中医、宗教.....

  今天故事并不吓人,但有点邪门。

  首先,来看南方比较出名的一位仙儿——仙娘。

  仙娘

  仙娘是楚巫文化的一部分,指的是能言善辩的妇人,先发狂病,后成女巫,进行行巫。行巫不必学习,无从传授,只设一神坛,放一平斗,斗内装满谷子,插上一把剪刀。有的什么也不用,就可正式营业。执行巫术的方式,是在神前设一座位,行巫者坐定,用青丝绸巾覆盖脸上。重在关亡,托亡魂说话,用半哼半唱方式,谈别人家事长短,儿女疾病,远行人情形。谈到伤心处,谈者涕泗横溢,听者自然更嘘泣不止。


  网友经历:

  爷爷是99年去世的,记得那一年,好大的雪,把寨子上山的路,都封了。可能是刚失去了伴,心里空落吧,以后每隔不久,我奶奶都要去仙娘那里。直到两年后,才去的不是那么勤了。

  而那个时候,我是不参与这个事情的。而且,由于"科学熏陶",我甚至很嗤之以鼻。直到有一年,发生了一件事情....

  07年,我从北京回去,到了寨子里去看奶奶,她邀我一起,去仙娘那接爷爷,我一开始不肯去,可又不好悖了她老人家的意,就跟着去了。

  一路上,我就问奶奶,仙娘真有那么神?她是怎么从阴间接人的?你怎么知道她接来的就是爷爷的鬼魂而不是她自己装神弄鬼?她不是也会用蛊吗?是不是放了迷心蛊,让你有幻觉?我觉得...

  奶奶打断了我的话,别以为,读了几年书,就可以随便怀疑这存在了几千年的东西。别去质疑神的力量。

  我不说话了,但我始终觉得,仙娘,只是个会用蛊的普通女人,怎么能说她有神的力量呢?

  走了不远就到了仙娘那里,还没进大院门呢,就听见仙娘说,哟,小妹子回来了。(仙娘并没有看见我,她在屋子里,她屋子的窗,是看不到我所在的角度的)当时我就嘎登了一下,我看了奶奶一眼,奶奶一笑,我可没有告诉张婆说你要回来,再说了,你一到,我们就上来了,谁会知道你来了?除了张婆的虫。说话间,我们穿过了院子(寨子里的屋子,前面都用篱笆围了院子,和一般的农家小院差不多,不同的是,若是蛊苗,进寨的大门匾,就画满了毒虫,每家每户的院门,更是画有毒虫,虫的多少和种类,按你在寨子的等级分配)进去了仙娘的屋子,仙娘正在绣鞋垫呢,头也没抬,说,南南,来接爷爷呀?放心,真是你爷爷上来了,我可装不像。当时我楞了,她怎么知道,我曾怀疑过,鬼魂是她装的呢?

  她又问,新单位,很多人为难你吧?没事,不出三个月,就没事了。然后又问了很多,我在北京的事情,(她竟然了解的很仔细!)她甚至还说,别把狗带回来了,没得被那些野人给吃了。他们可不管什么纯种不纯种啊。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仙娘,从一出生,就没离开过苗寨,更没有去过北京,而寨子里,到北京去了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我从未在寨子里提起我在北京的任何事!而以仙娘的知识范围,她是绝对不可能知道什么叫纯种狗的!

  我奶奶说,张婆什么都知道,只要她想知道,她的虫就能让她知道。

  这时候仙娘的鞋垫绣完了,她起身去洗手,我注意到,她洗了两遍,第一遍是很普通的水,第二遍,是那种琥珀色,还有一点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水。

  她坐了下来,问我,是不是要接爷爷上来呀?你也是该见见你爷爷了,你很久没有和他说过话了。(当然,是见不着的,只能听见声音和交谈)

  仙娘把黑布,蒙在了头上,我又注意到,这个时候,她的头上,最少停了三只血红色的虫。

  我奶奶示意我安静,我知道,她要开始了。

  果然,她开始抖动,开始说一些听不清楚的话,依稀有什么“过来吧”之类的。估计是在招魂。


  她突然停了下来,一个很熟悉,但又很陌生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是爷爷的声音,可再听,又不像了,可能真的是太久没有听了,再加上,主观意识里,还是不相信那是爷爷的魂魄。。。。

  “丫唧(音译,我爷爷对我的爱称),你来看爷爷了?”

  只这一句,我呆了,只有爷爷,才会这样叫我,而我6岁时,就已经出门,仙娘,是不可能知道的!!我根本说不出话,只知道傻点头了。可我突然又反应过来,这不是真的爷爷,这只是爷爷的魂而已。我赶紧又出声,说,是的爷爷,我看你来了,你还好么?

  爷爷说,我很好呢,只是很惦记你们,我都曾来看过你的,你不知道而已。你奶奶每次来,我都问她你怎么不来,她都不说,我知道的,你不相信张婆,你不信她能找到爷爷来和你说话。爷爷猜啊,丫唧是长大了,谈恋爱了,也顾不上来看爷爷了。。

  我不好意思了,说,我没有呢。(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有点玄乎?可更玄乎的,还没说到....)

  我又问,爷爷,你可有在下面看到我外公?妈妈请过他好多次,都请不上来。可是爷爷却没有回答我,我又问了一遍,他就叹气,说,你外公,怕是已经转世了吧,我也没见过他,他比我先下来,可能在我之前,他就走了。

  我听了,也不知道是高兴好,还是伤心好。

  爷爷又说了,小章虽然好,但你们走不到一起的,他家里人不会同意的,你做好准备啊,

  我差点晕过去了,爷爷说的小章,就是我当时的男朋友,而我,没有和任何人提起,我谈了男朋友!!而现在,一个鬼魂,竟然知道!!并且指名道姓!!

  我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

  真有鬼魂.........

  我呆在那里,回不过神来,耳边只听见奶奶和爷爷说话的声音,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是爷爷,他说,你这次回北京去,直接从家坐火车走啊,别先去长沙,然后坐飞机。


  我想死了,真的。爷爷怎么会知道,长沙?还有飞机??他一辈子没出过苗寨啊!!!!就算知道,他又怎么会知道我要先去长沙,然后坐飞机走呢?我没和任何人说起过的啊!!爷爷还在说,丫唧,你到了北京,把张婆给你的符贴上,你火焰山(也是音译,大概的意思...可能是阳气?)低,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虽然是落了蛊,可还是要个符好些。叫你妈去打个符手链,戴手上一年,把火焰山弄高点。

  我已经僵硬了,浑身只剩下头能动,我很茫然的点头。。。。。。。

  爷爷说,我要走了,占了人家的身子,太久了,耗人家阳气的,丫唧,多回来看爷爷啊。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别怕,爷爷会帮你的....

  说完,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我注意到,仙娘头上的虫,变了色,不再是那种血红色,已经是淡红色了,它们在屋子刚一安静的时候,就飞开了,停在仙娘洗手的盆子旁边。

  补充一下,我从家里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二个月,我就调到长沙来了,并且由于家境悬殊,和我的初恋,也分手了。

  一切,都如那个仙娘和我爷爷所料......

  同样,在我国北方的民间也流传着一种“仙儿”——出马仙。

  【出马仙】

  出马一般都是北方比较普遍,素有南茅北马之称。

  古时候人们信奉神鬼,所以有了巫师这个行业,延续到今日就是出马。

  出马:北方称为搬杆子、顶香火头、领兵带队的。南方称为出壳、落座,放桌等。随着地域的不同,叫法也很多。但最终都是一个目的,有一个弟子(也称弟马)带领一个仙家的堂口,为人看事查病。


  按照传说,巫师是可以与鬼神交流和传达信息的人,是一个建立于凡人与神鬼之间互通信息的一个职业,其负责的是上传下达,把神的旨意带给凡人,然后把凡人的要求传达给天神。这种文化传承到今天,就演变成了出马的形式。

  短短几年里,全国出现的出马(道)堂口,按保守的估计也得有几万家。据了解,东北的一个小小的城市里,就有几百家堂口。原来的出马仙大多出在东北。而现在迅速的发展到了全国各地,有些还发展到了国外(当然也是中国人)而且,年龄越来越年轻化了。

  东北的出马仙多数年龄较大,一般35岁~45岁的居多,而在南方20岁左右的占主要部分。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现在的出马仙,据了解每十家当中就有八家看不了事情,而且都有疾病缠身、连年破财、家庭不顺等等相伴随着。最好的也就是花了不少冤枉钱,办完了堂口,可是一点灵感都没有,什么也做不了,这还算是幸运的。

  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是出于一些心术不正、利益熏心、财迷心窍的黑心弟子,为了谋取钱财,不择手段而造成的,当然也有一些不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名利,逞强好胜造成的后果,不管什么原因造成的都害了别人,最后也害了自己,这就是民间传说的出马弟子不能投胎做人的原因。实际一个正常的出马弟子,如果你真心的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功能去帮助别人,用一个平常心和慈悲心去对待一切,多数的结果都是修成正果了,最少也可以转世为人,继续走修行之路。


  网友经历:

  东北出马仙,这里很多朋友应该都有耳闻,在刚认识我男朋友时,我和大家一样对出马仙这类人敬而远之,感觉这类人神神秘秘,有神通,和他们在一起没有安全感,因为他们什么都知道。香童身上真的有很多神奇之处,如果要研究这类人,我想我很有发言权了。

  不多墨迹,现在开说。(以下文字,把我男友称作"他")有些人喜欢在身上纹身,可是他天生有一条龙形胎记在左胸部,由于他本身皮肤黑,胎记是白色的,所以看起来还是比较明显,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龙形。

  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是他的眼睛,靠近黑色部分的白眼球,有一小块是可以发光的,我说的发光并不是从眼睛里射出来一道光,而是看起来是荧光的,特别亮,就像晚上猫的眼睛,只不过他不是晚上亮,是白天时不时的会亮,我发现他眼睛这样的时候非常惊讶,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怎么在意,后来和他说话的时候看 他的眼睛确实是有一块地方比其他地方亮很多,所以问他,他很平常的和我说确实会亮不是我看错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仙家上身的时候就会这样。

  最有意思的是,我和他家仙对话了。仙上身时他会打哈欠,然后身体抖,这种抖不是身体在哆嗦,而是突然会抖一下没有预兆,经常把我吓到。仙上身说话的时候他会变磕巴,他正常说话不磕巴,仙家一说话就非常的磕巴,一句话要说一会,尤其是黄家上身,磕巴的很严重。有一次仙家说话一句话说了半天没说出来,然后他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我就在旁边笑,这时候仙家说,不要笑,我们说一句话不容易啊。

  我男友他鼻子也特别敏感,尤其是对于香火的味道。他经常会深吸一口气,然后说:呀,我闻到一股香火味,谁家又点香了。这时我就比较茫然了,因为我什么都没闻到,使劲闻也闻不到,我鼻子是正常的,所以我感觉一定是他鼻子对香的味道敏感。而且他一闻到香味就开始打哈欠,说明仙家上身啦。

  男朋友他会说上方语,我问他怎么学会的,他告诉我他是突然就会了,自己就开始说了,不是学的,那还是他还没出马的时候呢,最开始是他睡觉的时候会说一些上方语,后来就不知不觉就会说了。上方语是他和仙家沟通用的,上方语听起来很好玩,跟我们听外国话一样,但是完全听不懂什么意思,说的语速很快。


  他有护法,就是所谓的黄家大报马,我问他为什么要有护法啊,他告诉我他的七窍全开了,意思好像就是肩膀上那两盏灯灭了,如果没有护法很容易被鬼上身。其实香童看起来有神通很厉害,其实是很受苦的,被仙家上身很难受,尤其是清风或烟魂上身,也就是鬼上身来说话,他会浑身冰凉,头晕,胸闷,躺在床上起不来,要缓许久。

  说起睡觉,他每晚必做梦,晚上仙家会上身给他托梦。梦一般都是梦见即将发生的事,非常准。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和我说“你将会是我女朋友”。我当时很诧异,我心里想不可能的,当时对他没好感。我对他说不可能的,你肯定弄错了,不会是我。他非常肯定和严肃的告诉我,就是我没有错。他后来告诉我说,他家仙在半年前告诉过他。

  说说他给人看事,先说他给我看。最开始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那时刚刚认识,我和他在QQ上聊天。他可以通过这样在网络上说话感觉到对方的心情,境遇以及很多很多事情。有一次在QQ上和我聊着聊着,他就说,你现在吃啥好吃的呢,桌子上放着吃的呢吧~。我当时又被震惊了啊,我正吃爆米花呢,桌上放着很多吃的。我当然很诧异他怎么知道的,他告诉我说他派他家仙过来了,所以他知道我这的情况。比如我和他聊天的时候同时和别人也在聊,他也可以感觉的到。


  有一次和他逛沃尔玛,特别有意思。周末的沃尔玛人特别多,逛着逛着他就让我看前面的一个人,我看那女人的背影,走路有点不对劲,也再没看出什么,他说她是个孕妇,肚子里面是个女孩。我就乐了,我说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他说一看就知道了。又逛了一会,特别巧啊,我又看见个孕妇,我就把男朋友拉过来让他看是男孩还是女孩,他说是男孩。呵呵。我就问他说,我能生个男孩女孩啊,他对我笑笑说“要是和我生一定是男孩,和别人生就不知道~”

  男友和我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经常偷偷告诉我周围的人怎么怎么样,比如说刚刚过去那人长的是妖相,或者说哪个人面色不好,会出事。

  说说他见鬼的经历吧。他有阴阳眼,有一次他傍晚去超市买东西,一回到家就开始难受了,身体不舒服,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在小区道口看见鬼了,是一个老太太穿着寿衣,在离垃圾筒不远的地方蹲着。还有一次,我俩在屋子里,他在床上,我在玩电脑,就听见他突然出了一声,就是唏嘘的声音。我说怎么了,他也不告诉我,后来被我的一再追问下,他终于说出真相,原来刚刚在我身后他看见一个披头发的女人站在那。我一往后看,啥也没看见。。


  他知道我胆子小,所以自己看见什么总是不愿意告诉我,怕我一个人的时候害怕。由于我的好奇心,老是问他看到过什么,我说我也想开阴阳眼,他说算了吧就你,到时候会吓死。

  说一件玄乎事。他师父空杯取酒。这是他亲眼所见,而且距离很近,绝对真实。过程是这样,他有幸看见他师父家的仙空杯取酒,师父左手一只空杯,右手放在杯子上一阵搓,搓了三五下吧,突然砰的一下,杯子里装满了酒,还往溢出来一些,他师父给他喝了一口,他说味道就像是白酒,很辣很辣。这个我开始也很怀疑,难道是变魔术吗,其实不是,是他师父家的仙道行高,而且每家仙修的道不一样,所以师父会取酒也很正常。我说看到那酒是从哪里出来的吗,他说他离的非常近,酒不是从哪飞进杯子里的,就是在杯子中凭空就出来了,真的很神奇。

  上次去爬山,山脚下有一个水塘,那里的水是山上流下来最后汇聚到那里的,走到水塘边的时候我叫他看水塘里的水都绿了,他看了一下说,水塘下面有一只大乌龟。我自然会问你怎么知道,他说:感觉。到底有没有无从知晓。等开始上山时,他望了望其中一座山说道,这山上灵气很重有仙家在修行,又爬了一会,他再一次望向那座山,高兴的跟我说,他看到了一只狐仙,我顺着望去,啥也没有。汗啊。。。后来我和他一座一座庙的拜,到了一座护法庙时,他去给上了香,磕了头,我也跟着磕头。后来天空就飘起了小雪。

  再说说我和他家仙说话的事吧,仙家对于人间的事是懂很多的,比如你会问了,仙家知道我们天天玩的电脑是什么吗,仙家懂得人间的爱情吗,他们真的都懂的。仙家跟我说过现在的人都太现实了,说天上都乱了,何况人间呢。我和男朋友有一阶段闹矛盾,仙家就很生男朋友的气,说他太贪恋红尘了。但是仙家也会对我说,我男朋友人很好,是不是很有意思。有时我也会惹老仙生气,比如说错话,说他们也没什么厉害的,这时老仙就会马上上身来和我说话,他就会很生气,会数落我,但是最后都会说一句,我不和你一般见识,走了。老仙和我说话一直都叫我小蟠桃女,这是他们对女生的称呼。他们还有很多这类他们自己的叫法,比如管馒头叫雪花飘,鸡叫小凤凰,点的香叫黄条,水叫大碗清茶,说说我身上招鬼的时候,他是怎么给我治的吧。有次我晚上出去的时候身上招回来东西了,很难受,回来他就给我看了,说身上有脏东西,就让我躺下,对着我胸口吹了三口气,然后拍了几下。吹气的时候还念叨:“你们该躲躲该闪闪,咱们遇见就是缘分,我不想伤你们,是神归庙是鬼归坟,拿着大纸大钱赶紧走”然后他拿着纸钱在我身上转了几圈。后来我感觉好点了,自己觉得也挺神奇的。 酒叫哈拉气儿,管钱叫什么票我忘了。


  作为他这种有特殊功能的人的女朋友,我当然是想充分利用他的异能了,所以有一次,我和他说,可不可以帮我教训一下,我曾经的一个算是个仇人,因为我知道仙家是有这个能力的。他问了我一下事情的缘由,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帮我出气。他开始给我讲道理,说这么做是不应该。再者来说,那人也没惹到仙家,所以不能那么做。后来我也就没再要求他。但是我知道如果真正惹到仙家或者弟子本身的人,仙家收拾他们是很轻松的。我男朋友他师父看事很厉害,所以难免会有同行来和他比道,可是结果都是被师父家的仙拿下了。仙家收拾人一般都是捆窍,捆人的七窍,被捆的人就会浑身紧,无力,头疼,呕吐,起不来床等等,这跟每家仙练的道不同也有区别。


  我越来越发现,现在的人大多都被感情的事所迷惑。来找我男友看事的人,几乎一大部分都是为了感情,剩下的一小部分是看自己的事业。很多人都会问自己和某某人会一直在一起吗,自己什么时候会结婚那等等。其实想想,我们是不是活的太累了,抓的太紧了。还有一些人会问死去的亲人,他们放不下死去的人,其实不必这样,我们有时往往太执着,有时又太脆弱了。每次他看事前,点上香,我闻着香味,偶尔会很恍惚。想想世人的种种,会突然释然了。我男友经常对来看事的人说一句话,对不同境遇的人说,对他们不断的说:“不要强求”。

  【惊悚1分钟】

  山中迷雾

  我老妈常跟她的同事们一起走南闯北一起搭着游览车到处爬山游玩,所以连带着我也常被抓去练身体爬高山,因为那时候年轻体力好所以爬山攻顶的时候,我通常都是跟在那群怪物级的阿姨叔叔旁边走在最前头,而一些体力比较差的就落在后头慢慢走走停停话话家常。以下要叙述的特殊事件就发生在台湾高雄的一座山上。

  那天因为当地地陪安排失误导致很多行程遭到缩减,本来应该是三点要开始走登山步道然后大概4点半至5点回到平地,结果因为上述的原因当我们到了登山口时已经快4点半了,但是同队里面有几位无山不欢的阿姨叔叔坚持要上去走走,就算没爬到山顶看到想看的神木也要走走路舒展一下筋骨。

  地陪原本是持反对态度的,她一直说有点晚了如果这时候上去大概就剩我们这一批游客,但是经不住各位阿姨叔叔们的苦苦哀求终于勉强答应了,但是有一件事要答应她她才肯让我们上山就是不能落单,当时我觉得她有点欲言又止的感觉心中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想太多。


  16:35分左右清点完想上山的人数大家就一起上山了,那时是夏天而且还在爬上坡但是走着走着我觉得怎么四周越来越凉,看看四周同行的叔叔阿姨还是在高声谈笑着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又过了数十分钟边爬边想心事的我完全没注意周遭环境的变化。

  这时候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一个冷战,抬头一看惨了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我掉队了,于是我开始加紧脚步想跟上前头的队伍,但是追了五分钟前头还空无一人,这时候我已经开始慌了发疯似的往前奔跑跑着跑着前面开始是下坡。

  我就开始往下坡走这个时候又走了十多分钟还是看不到任何人听不到任何声音,四周是呈现一种万籁俱??寂的恐怖情形没有虫鸣鸟叫更没流水潺潺,时间与空间好像都固定住了独独只听到我发狂跳动的心脏与剧烈的喘息声,心中已然知道这次遇到不寻常的事了。

  我开始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嘶褂形壹夜┓畹钠腥姆ê牛盍耸橹蠛涞囊簧冶唤痰奶鹾孟裼只乩戳四侵指芯鹾孟裼斡径浣缓筇阉隼吹哪歉瞿γ盘兀牡街笪铱蓟饭怂闹埽曳⑾治乙恢痹谧叩南缕略偻戮褪且黄缒愕钠岷凇?/p>

  理智告诉我我绝不能再往下走了,于是我开始往上爬用冲的然后大叫救命,“救命 救命 有人听的到我吗?”终于我听到有人在叫我但是听不出来是男人或女人以我来听更像女人一点。这句话现在从我手中打出来还是蛮毛的:我跟你说上面很漂亮你往上爬,上面很漂亮你往上爬就看到我们了,快往上爬。听完当下我就觉得很毛,算算时间已经是要回车集合的时间了,我们的人怎么可能还在山顶?

  我回问:你们是某某某吗?「 hi,请记住我们的名字“我爱热可乐”,域名www.52rkl.cn 哦~ 」

  结果回应我的还是那一句:我跟你说上面很漂亮你往上爬,上面很漂亮你往上爬就看到我们了,快往上爬。

  这时我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但最惨的还没出现…就在那催魂似的恐怖声音还在我耳边不断重播的时候,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四周竟然开始起了大雾,那种雾就是那种开车都要很小心,只能10到20公里还需要开一下停一下的那种大雾。想想看一个国中生遇到这种情形不吓死大概也剩半条命了。


  这时候我别无它法只能一边发抖一边继续念着我家供奉的观音菩萨的法号,念着念着说也奇怪。我身旁的雾气好像散了一点,我就开始一边大声念法号然后开始往上以百米的速度冲刺。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哦耶!终于回到认识的地方

  这时候已经回到平路我继续用跑的但是跑了很久还是不到头Orz,这时候就又继续念着法号边跑终于在前面看到像是一对情侣的男女,我就朝着他们说我迷路了可以带我出去吗?他们只是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心里不知道怎么想,到我觉得跟着他们应该就能出去了。跟在他们后头又走了约5分钟左右,终于我看到登山口的标志我出来了。

  这时候那对男女也停在登山口附近不走了,我那时候也没有想太多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朝停车场跑去,到了停车场看到地陪阿姨站在车外面手上捏了一串佛珠,她看了我一眼 然后就叫我上车,这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登山口那对男女已经不见了。而那浓厚异常的雾气正在登山口附近张牙舞爪的吞吐着似乎在找寻它下一个猎物,回到车上我问我老妈我刚刚迷路你知道吗?


  她说她走到一半就觉得不舒服就往回走了,我开始问其它阿姨叔叔刚刚有没有听到我的求救声?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没有!他们也是走到一半就回来了,我又回坐位问我妈你都没发现剩我一个没回来吗?她说:没有阿你刚刚不是在最后面跟别的小孩打牌?我问你要不要吃饼干你还跟我说不要!

  后记

  我把在山里遇到的事跟我老妈讲她一直叫我不要想太多,那时候到车上我看游览车的电子时钟显示17:15分,但是我困在山中那段时间绝对超过60分钟,欲言又止的地陪、走不出的山道、谜样的声音、突然出现的大雾、带我脱困的男女,消失一个人竟然全车没人发现。

  只有一个不熟悉的地陪在等我

  交织成让我永生难忘的奇特经历……

  (小编有话说: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百度贴吧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网易同意其观点。

  怕不怕都可以来砸胖编“解气”,金币、钻石您随意。

  

  【怪谈问一问】

  上期答案:

  翻了一下没发现有人答题,那我公布一下答案吧。

  四个电影分别是:驱魔人、困惑的浪漫、美发尸、咒怨。





  今天的问题:这个故事有人发现疑点了么?

  今天搬了新家,所以生活上的必需品我都重先购置了,在超市里这条毛巾的外包装深深的吸引了我,但是价格也是不菲的不过我还是把它买下了,回到家把买的东西往床上一扔,因为刚才在刷天花板的时候屋顶都是蜘蛛网弄得我满头都是,我拿起刚买的洗发露就跑到浴室先洗头,我打开洗脸盆的水龙头用清水着然后把洗发露倒在掌心 双手在头上磨擦让它起泡过了几分钟,排水管里一直传来'咕噜咕噜'的流水声是时候把泡沫洗干净了我用手去寻找水源咦?在哪?为什么我的手碰不到任何水呢? 这时泡沫却流进我的眼睛让我不能直接用双眼去找只能一直这样摸索着啊啊... 终于摸到水龙头了我把水龙头打开让它流出清水然后用水把头上的泡沫洗干净用毛巾擦干,舒服多了......


  【易友怪谈】

  易友“臭臭臭美男”:

  亲身经历,记忆特别的深刻。1999年12月31日,为了迎接新千年,家旁边的超市延长营业时间到2000年1月1日凌晨3点,而且还有很多优惠及活动。11点多的时候约好两个小伙伴一起去超市凑凑热闹。到了超市人不多逛了一大圈什么也没买,三个人就一起回家了。当时回去的路上也没多少路灯,有也很稀疏,昏暗。我们边聊天边走,马上走到了小区的大门口,我不经意抬头看到一人女人站在大门口的对面一侧的柱子下,也没多想,我们就贴着我们这一侧的柱子进了小区。那俩聊的不亦乐乎,我突然觉得不太正常,这大晚上凌晨一点多了,一个单身女子站在大街上很奇怪,我就很随意的扭了下头,用余光发现那个女的跟在我们身后大概五,六米的距离走着,我就更觉得奇怪了,莫非她认识我们,想着在回头看看是谁,可小区里面比较黑暗,回头看也看不清楚,好在前方20多米有个银行,很亮。大家都知道银行门前的灯有多亮,目的是啥也不多说。继续往前走,后面也没有一点声音,我就只能假设她还跟在我们身后,那俩个人简直了,一点没有警惕心,还傻聊呢。就在我们走过银行,我估计她正好在银行门口最亮的地方时,我猛然回头去看身后,跟在我们身后的女人估计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而且也不想我看到她,脸向旁边一侧,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干的事,虽然这看到了她的半张脸,我也清楚的记得在她煞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器官,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只有白而又平的一张脸!当时我就吓坏了,拉着我那两个傻友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给自己壮胆。快跑到楼下时,我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的就在黑夜中静静地站着,脸朝向我们跑走的方向看着我们!

  短短几句话,就能让人后背发凉。


  愿你能够快乐起来!





  这事真的很邪,还好熊孩子命大!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留言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友点评